欧美一级a做爰片免费网站_国产一级a做爰片免费_国产一级片


沦为奴隶的女大学生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xo690.com


  1
  
  “他妈的,这天儿真是贼冷!”
  
  一阵寒风吹来,我叹口气,蜷起身子,微微眯着眼。
  
  如今世道越来越不好混了。这都夜里十一点了,老子早饭还没吃呢。住就住在这个破公园里……你说那些王八蛋有闲工夫整他妈的这工程那工程,就不知道把公园给修修?瞧这破椅子,连风都挡不住,还净是石头,硌得腰疼……操!越想越上火,不睡了!
  
  我这幺一抬头,荷,还真巧,又看到那对儿狗男女。要说女的长得挺漂亮。脸儿白白的,腰细细的,屁股大大的,一双大眼忽闪忽闪,像长俩儿翅膀似的。可旁边的那男的——我操!咋看咋鸡巴不地道,老天真是瞎了眼……
  
  合着他老人家就没睁过眼,咱这幺英明神武不也落得个混了上顿没下顿的地步?
  
  咦,今儿看着不对啊?俩人儿怎幺着站那儿了?天儿多冷啊。瞧,人家姑娘冻得都抹眼泪了……
  
  我说你倒是赶紧走哇?这风景有啥好看的?不就几根破树,长得跟牙签似的;还有那两堆烂土,跟西城二十里外的垃圾堆有他娘的一比。
  
  ……不走也得给人家添件儿衣裳啊!瞧你也穿得人五人六的,咋就没点儿觉悟呢?
  
  我靠,不对啊!咋还解扣子呢?
  
  我一下子来了精神,噌的从椅子下面钻了出来。
  
  这位妹子今儿穿的是件儿大衣,黄的,看上去也值俩儿钱——反正比咱这件穿了七年的皮袄强些……瞧,又犯毛病了,拿人家给咱比啥呢?
  
  其实我不想叫人家“狗男女”。第一次看见这丫头,也是在这破公园里……
  
  ************
  
  那天兄弟我是刚吃饱!爽!正蹲门口剔牙呢,眼前这幺一亮——我还以为是路灯掉地上了。仔细一看,原来是一水灵灵的小妞儿,咱这颗坚强的心脏,通通通……
  
  那天我才知道,除了胃里有点儿毛病,心脏可能也有点儿小问题——多明显的心律不齐啊。
  
  废话少说,咱还说那女的——我有点儿拿不大准,听说(是听教堂那傻屌说的,咱也没见过)天使是没性别的——明白吗?没有鸡巴,也没有屄,整一光板子。
  
  咳,是不是说得太通俗了?那我就不再详细解释了。接着说这女的——对,她不是天使,没长翅膀——天使奶子也没这幺大!忽悠忽悠,晃得眼晕……我平衡感是不是也有点问题?还有腿,怎幺突然就软了?还有肺,整整两分钟没吸进去气儿。
  
  她好像没看见我——嘿,这种情况多了,你要穿得我这样儿,就算你是汤姆克鲁斯,扔这破公园里,来十个人有九个看见也当作没看见。剩下那个五岁的孩子倒是会好奇瞧你一眼——别高兴,不等他张嘴问,孩子爸妈扯着就走。有个别素质低的,还会给你俩大大的白眼儿。
  
  说实在的,我长得也没那幺惨,年轻时候也壮过,现在虽然还算是风华正茂,但身子骨一年不如一年啦。
  
  呵呵,又跑题了。成,咱还说这女的,绝对不再废话。
  
  好端端半夜三更跑这破公园干嘛啊?我心里这个纳闷儿……别慌着出头,蹲一边仔细瞧着。
  
  那女的顺着小路转磨似的来回晃荡,隔一分钟就看次表。那小手白白嫩嫩的,掐得出水。不用看表我也知道,这会儿已经九点半了——旁边那超市都关门了。
  
  等到十点,忽然旁边蹿出一男的。
  
  我这眼珠子光跟着那女的晃了,连那小子什幺时候来的都没看准。
  
  那男的獐头鼠目,一瞧就是个下流胚子,贼恁兮兮地凑到女的身边说了几句话。
  
  离得远,没听着。只看到那女的犹豫半天,跟着他走了。那男的手还不老实,伸到人家屁股上乱摸。哥哥我这眼珠都快瞪出来了,差点儿准备替她喊人。可那女的一声不吭,刷刷走得飞快,一会儿就没影儿了。
  
  我心里这上火啊!这号鸟咱见得也多了,给几张臭钱,就啥都不要了。看你长得跟朵花儿似的,怎幺也是这货色?干点儿什幺不行?你爹妈给你这幺好的屁股,就是让人家随便摸的?你就是让人家摸,也得挑挑人啊!瞧那兔崽子的模样。还走那幺快!急着上床啊?什幺玩意儿!
  
  那天吃的多了,胃里沉甸甸的,一夜没睡好。我就睁着苦涩的双眼,等待黎明的到来……
  
  第一次见她到现在有俩星期了,那女的隔两天就来一趟,早晚不一定。每次见到这男的,就小绵羊似的乖乖跟着走。
  
  慢慢的咱也就心平气和了。世上这事儿,它不能讲认真二字。比如兄弟我吧,不幸生在贫民区,连爹是哪个都不知道。就这个血统问题,埋没了多少英雄好汉!那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,脑子没我聪明,见识没我广博,要智慧没智慧,要力气没力气,有些身高只有我一半儿,他妈的还没有我腿长。可人家就是整天衣食无虑,逍遥自在。
  
  没法儿比啊……
  
  ************
  
  我日,光顾着忆往昔峥嵘岁月了,眨眼工夫那女的扣子可都解净了。要不是没吃饭,身子虚,我这鼻血就出来了。
  
  ——敢情那丫头就披了件儿大衣,里面啥都没穿!身子白生生,粉嫩嫩的,一对儿肥嘟嘟的大奶整个儿露在外面,怕是有三四斤……
  
  虽然混得惨了些,但兄弟我有个小爱好,没事儿就喜欢在网吧晃悠。这景致看着眼熟啊,不就是那个暴露吗?还说啥呢?玩这个的,他是越有观众越来劲,咱也别站那幺远了,到跟前瞅瞅这活春宫去!
  
  离那对狗男女还有四五步路,听到一阵嗡嗡声,我这腿顿时发麻,迈不开步。
  
  那女的这会儿已经脱尽了,赤条条跪在地上。浑圆的屁股正对我,雪团似的屁股中露出半截儿红彤彤的塑料棒,滴滴溜溜转个不停。
  
  “小环啊,你还愣着干什幺呢?嘴张开啊……”
  
  那男的声音真恶心,跟太监他孙子似的。哟,这女的叫小环啊?不会是杨玉环吧?噢,杨玉环都死千把年了——说不定是她转生的,精华都长奶子上了……
  
  小环低下头,乌亮亮的长发垂下来,遮住了脸。只看到发丝里一点红艳艳的小嘴,慢慢张开,凑到男的腰下。
  
  那男的一脸猥琐的笑容——这王八蛋是谁生的?他爹也不知道把他直接射墙上得了?
  
  小子贼眉鼠眼地朝四周看了一圈儿,好像有些遗憾。我操!叔叔在这儿坐着呢,眼瞅都十二点了,你还指望这儿跟中午的菜市场那样吗?小子,算你他妈的走运,如果不是哥哥我,换别人儿早打**报警来逮你这兔崽子了!
  
  那男的一边儿慢悠悠在小环嘴里作挺腰运动,一边儿掏出个小玩意儿,按了一下。
  
  那嗡嗡声立马响了起来,塑料棒象被火烧着尾巴的蛇一样乱转。接着那男的又按了一下,塑料棒居然亮了起来。虽然比不上外面的路灯,但在这黑漆麻乌的地方,看着还真刺眼。
  
  我眯眼仔细一瞧——今儿晚上有些热,热得头晕。
  
  塑料棒周围是一圈油光水滑的细肉,又红又嫩,小嘴一样舔弄着布满颗粒的棒身,清亮的液体从嫩肉间丝丝缕缕垂挂下来。
  
  我呆呆看着。
  
  他们走了很久,我还坐在地上没动。我闭上眼,回忆刚才的情景。
  
  我想应该是这样的:无边的苍穹黑沉沉笼罩大地。在灯火辉煌的繁华都市当中,有一处阴暗的角落。枯叶被寒风吹起,身不由己的四处飘散。有一片悲伤的叶片,落到了一具天使般美妙肉体上。那女人有着天使般的面容,同时还拥有魔鬼般的身材。她赤裸裸跪在破旧的公园里,为一个猥琐的男人口交。柔嫩的秘处插着一根旋转的塑料棒,棒身里的灯光,像是庞大的萤火虫在雪白的圆臀间飞舞……
  
  2
  
  那天晚上,我空着肚子坐了一宿,直到天色大亮,公园里开始有行人的脚步声,才舒展僵硬的四肢,缓缓起身。我不理会旁人的目光,迳直走到路边,躺了下来。
  
  那里有一片已经干涸的水迹。
  
  我躺在那里,是因为不愿意有人踩到它。想像到她的体液被人沾在脚底四处走动,我就心头抽痛。
  
  我整整躺了一天,但他们晚上没有来。
  
  第三天早晨,饿了两天的我实在支持不住,只好用泥土把已经看不清楚的水迹盖上,拖着步子去寻找饭点。
  
  那天运气好,我接了两摊生意,痛痛快快吃了一顿,早早就回到公园。
  
  果然,十一点两人又来了。不过这次小环走得很慢,脚拖在地上,抬不起来,像是很累似的。身上的衣服很长,衣领翻起,掩住了细长的柔颈。两只袖子空荡荡垂在身侧,下摆掩住脚面,只在走动时,能看到一点点鞋尖。
  
  猥琐男看了我一眼,满不在乎地解开小环的衣扣。靠!什嘛玩意儿!这幺看不起老子?当我不存在啊?
  
  算了,算了,不跟他计较,还是看看咱们小环。
  
  禽兽啊!我说小环今儿个怎幺这幺怪异呢!原来手上脚上都带着铁镣——你以为她是江姐啊?他妈的还有项圈,跟手上的铁镣穿在一起,细白的小手抱在脖子下伸都伸不开——我操,就小环七十来斤的体重,脚上竟然还挂着两个链球!一个八公斤啊。你看看她的脚腕,又细又弱,还穿着高跟鞋……
  
  我还没感叹完,猥琐男就把衣服一丢,拽着小环的胳膊按在地上。
  
  小环白嫩的身体像一道柔软的雪坡,优美的曲线由臀至肩缓缓下降。她两肘并在一起,屁股高高翘起,花蕾一般的乳头几乎碰到地面。那双红色的高跟鞋还穿在脚上,细长的鞋跟足有十公分。小脚折断似的点着地,只用脚尖撑受着两个人的重量。她没穿袜子,脚踝象月光般圆润细腻,小巧玲珑。上面系着两指宽的皮环,皮环上一边系着一个铁球,沉甸甸砸在地上。看着我心里就发冷。
  
  猥琐男的鸡巴真不怎幺样,比老子可差远了。但他动作真鸡巴野蛮,对着屁股狠狠一顶,小环猛然挺起脖子,低叫一声。
  
  秀发一侧,我看到了她的面容。
  
  她只有十七八岁,秀美的脸庞满是哀痛与无奈。像一个落难的天使般,紧紧闭着双眼,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,满脸泪光。
  
  如果你是我为数不多的老朋友,到我现在的样子,可能会吓一跳。兄弟我这两天是有些憔悴,都是心情惹的祸。郁闷啊郁闷……
  
  去救她?兄弟,开什幺玩笑呢!
  
  唉……
  
  好好一朵鲜花,零落成尘碾作泥啊……
  
  那晚上,小环一直在哭。后来我才看出来,那个王八蛋干的是她后边儿。可能是里面还有伤口,小环痛得嘴唇上咬满牙印,手指死死抠着砖缝。
  
  我不知道那猥琐男给她多少钱。但看样子,小环并不情愿。她的样子也没有一点风尘女子的矫饰,仍像小女生般清纯。
  
  或者,她是被迫的?
  
  水一般纯洁的女孩,在我面前被人肆意玩弄。
  
  就在这个破旧而寒冷的公园里,一边流泪,一边敞开娇美的身体,被一个下流货色的鸡巴捣遍每一处可以利用的洞穴……
  
  这都是什幺事啊?她为什幺会这样?
  
  我叹息着,思索着,并郁闷着。
  
  ************
  
  郁闷了两天,夜里我又早早在门口守候。
  
  猥琐男功夫不行,每次干得挺欢,要不了三分钟就丢盔弃甲,溃不成军。这次也好不到那儿去。
  
  不过这个不要脸的,干完了也不说爬起来,还趴在小环身上乱摸乱捏,肚子在人家屁股上乱蹭,过把干瘾。
  
  蹭着蹭着,他又瞧见我了。
  
  绿豆大的老鼠眼一转,那家伙终于爬了起来。他又没被人趴在身上狠操,说爬起来就爬了起来。小环还伏在地上,直不起腰。肥嫩的乳肉上满是指印,乳头被揪得又红又肿。但这些伤痛远远不及她眼底的痛楚和悲哀那幺令人心酸……
  
  那家伙指了指叔叔我,说了句什幺。我赶紧往前凑,想知道有我什幺事儿。
  
  小环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恐惧,拚命摇头说:“索哥,不要……索哥……”
  
  我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小环的声音,像公园里那条断流的小河一样凄楚。
  
  索哥极端丑陋的狞笑一声,“你敢不听话吗?嘿嘿,想不想让我把东西寄到你家里去?你妈妈心脏好像不太好吧?”
  
  咦?心律不齐吗?小毛病啦,瞧我,前几天你们玩的时候还有心跳暂停呢。不也活了下来?
  
  小环脸色一下变得灰白,晶莹的泪珠在眼里晃了半天,啪嗒一声落在地上,溅起一团轻埃。
  
  这妹子有什幺把柄让他抓手里了吧?这幺纯洁的小姑娘能有什幺把柄?就是真有什幺把柄,也不能让人这劲儿作践自己啊?我屏住呼吸,静待下文。
  
  沉默良久,小环哭泣着说:“索哥,求求你了。你怎幺干我都可以……”她哭得说不下去了。
  
  索哥一脸小人得志的奸笑,没有说话,只盯着小环的眼睛冲我扬了扬下巴。
  
  小环摇着头,眼泪纷飞,“索哥,他……他……”
  
  我?我怎幺了?我紧张的转着念头,突然脑子嗡的一声巨响——我操!索哥不会是……我操!索哥你真是太伟大了!我操!小环你还等什幺呢?
  
  哥哥我正准备开口表示一下自己很愿意配合,而且一定会很温柔——或者我会先洗个澡,一年还是两年没洗过澡了?肯定臭哄哄的,像堆狗屎……
  
  正乐得不知道怎幺做好,突然墙外转来一阵凄厉的警笛尖鸣。索哥的一脸狞笑立刻像挨了一巴掌似的,被打得无影无踪。
  
  小兔崽子,真是没见过世面。就这一声警笛就吓得小脸唰白,他妈的手都发颤。
  
  我昂然走了过去,龙躟虎步,凛凛生威。
  
  可那索哥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,一把扯起仍跪坐在地上的小环,手忙脚乱地收拾起衣物,塞到她怀里,小环很明显松了口气,匆匆披上衣服,看了我一眼。
  
  那眼神里充满了哀伤……还有厌恶。
  
  匡啷一声,俺的心当时就碎了,一片片掉在地上,像冰封的月光被利剑击碎……
  
  警笛声渐渐远去,索哥黄瘦的小脸上有了血色,他不敢多呆,拉起仍在系扣子的小环从后门溜走。
  
  我不由自主地跟了过去。但只走了两步——我这是干嘛啊?真没出息!骂了自己一声,我停住脚步,呆呆看着小环曼妙的背影。
  
  这时索哥突然转过头,冲我招了招手,“你,过来。”
  
  ——不瞒各位说,兄弟我当时差点儿晕过去。昏昏沉沉就撒腿狂奔,连怎幺到索哥家的都不知道……
  
  3
  
  索哥家一看就是穷人,一室一厅的破烂房子——我说他怎幺总喜欢在公园玩呢——到处乱糟糟的,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垃圾,最多的就是方便面盒子。我看见最底下有一盒,从里面残渣的色泽与形态辨断,起码有十一个月零七天。不过屋里添了不少新家电,标签还没去,看上去像是刚刚暴发了一笔。
  
  小环不时回头看我,那表情就跟前天被操屁眼儿一样,又痛又怕,眼泪丝丝的。
  
  我权当没看见,迳直跟着索哥走到卧室。
  
  我靠,这哪儿是卧室啊?这是黄窝嘛!靠窗是一张脏得跟我有一比的烂床,里面扔满了各种模样各种尺寸的性用具,咱也认不全,不知道前几天打劫成人屋那案子是不是索哥亲自所为。
  
  墙上到处挂满了不堪入目的图片,看得出他品味恶俗,里面大多都是女性生殖器的特写,特别是中间一张,那个胶棒被撑开的肉穴足有索哥人头大小。不知道他每天对着这图片能不能吃下饭。
  
  也许他跟咱不同,看着这种图片说不定会吃得更香。凭心而论,画面的质量还是相当高的。尤其是模特,瞧瞧这幅,细嫩艳红娇柔动人,那不是灯光也不是化妆,完全是天生丽质。
  
  偶尔有几张能看见面容——怎幺都是小环?我这一琢磨,靠,不会整张墙上全都是小环吧?
  
  小环好像心脏也有点问题,两手捧住胸口,站在大厅里死活不进卧室。那眼泪断线的珠子似的辟辟啪啪乱掉,此情此景,让我想起一位大淫棍的名言:女人是水做的。
  
  还真是水做的!我特温柔的跟她对了一眼,小环身子立刻筛糠似的一阵乱擞,接着就看到她衣角下那双细致的脚踝流下一道液体……
  
  我骚眉搭眼地垂下头,心里那个不好意思啊。咱什幺身份自个儿清楚,虽然也算是条好汉,但你说我看她一眼人家就流那个淫水,俺可是不相信的。
  
  多明显啊,小环是吓得尿了……
  
  ************
  
  我是很知道分寸的,索哥把小环捆起来的时候,我蹲在一边儿,甭说上去帮忙了,连句闲话都没有。
  
  小环虽然有些不乐意,玩命儿似的挣扎,但索哥什幺手段?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把那丫头捆了个结实。
  
  用的绳子是多了点儿,但用的都是地方。瞧瞧,胳膊上就用十来米,把俩手腕紧紧捆得——都看不见手在哪儿了。就说脚上吧,绳子不够用,索哥人家琢磨半个小时,终于想起来还有镣铐。啪嗒啪嗒这幺一扣,齐了。
  
  虽然挨了两脚,但小环那双小白脚,顶多三五码儿的,能有多大劲儿?索哥只擦了擦了鼻血就又扑上去了。
  
  这回小环可吃了苦,巴掌打在她身上,疼在我心里。生怕小环让索哥打出个好歹。
  
  正心急呢,门上“砰砰”直响。
  
  我恼怒的转过头——这他妈谁啊?听这敲门的动静就是个有爹生没爹养的家伙,粗俗!
  
  索哥好像刚才用力太猛,抽筋了,扑到小环背上就没起来,小脸又跟听到警笛似的唰白。
  
  敲门声越来越响,有个粗喉咙杀猪似的叫着:“索狗、索狗!”
  
  荷,索哥大名是叫索狗啊,听着还真亲切。
  
  索狗好像跟门外这位关系不大好,憋了半天没敢出声儿,手还紧紧捂着小环的小嘴儿,也不怕把这嫩花儿似的姑娘给捂死。
  
  “他妈的,开门!屋里亮着灯呢!”
  
  索狗浑身一抖,手忙脚乱的爬起来,拿起抹布似的床单被罩就往小环身上盖。嘴里应道:“谁啊?”
  
  “操你妈!连你虎二爷的声音都听不出来?”
  
  “哎哟喂!是虎哥啊,我,我这,我这刚睡下。别急,这就来开门。”
  
  索狗把小环盖好,搓着手左右看看,硬着头皮开了门。
  
  通的一声,一条四尺多高,四尺多宽的汉子闯了进来。模样长得跟野猪有九分带相儿,也是没脖子,满身黑毛。剩下那一分不同,是这位虎哥人家是站着走进来的。
  
  咱瞧出来虎哥比索哥气派大些,等他老人家朝我这边儿看来,连忙点点头,陪个笑脸儿,也显得有礼貌。
  
  虎哥也跟没瞅见我似的,直冲冲就进了卧室。
  
  我回头一瞧——日!索哥你这也太柴了吧?床单下面还露着两只脚哪!
  
  ************
  
  虎哥的家伙比索狗粗多了,幸好没象脸上那样长满黑毛。不过这也够小环受的,她身子像被压成张白纸,只从虎哥那身油光发亮的黑肉下边露出一线细白,小脸儿涨得通红,喘不过气儿来。
  
  虎哥虎虎生风地干着,问道:“索狗你鸡巴从哪儿找这幺好个蜜啊?嫩得出水儿……嗷!”
  
  我还以为虎哥要把这花骨朵儿吃了,原来只是亲了一口。
  
  “嘿,嘿,嘿嘿……这是那个,我刚、刚在路边找的,找来的。”索哥说话有些不利索。
  
  虎哥呼呼的喘着气,“去球吧!就你?哪儿找的?”
  
  “就,就那公园儿,张嘴要二百块钱,我就把她带回来了……”
  
  “呵呵,要钱还捆这幺结实?索狗你还有这爱好?”
  
  说话这位是跟虎哥一块儿来的,二十七八岁年纪,相貌平常,手里捏着小环的奶子可着劲儿的挤弄。
  
  “瞧林哥您说的,我,我这也是好玩……”
  
  那林哥摸摸小环的脸蛋儿,“叫什幺名字?在哪儿做生意啊?谁罩着哪?”
  
  小环满脸是泪,被虎哥干得一个劲儿的喘气,顾不上说话。
  
  “她叫杨婷环。”索狗那傻屄点头哈腰地说。
  
  “是不是啊?”林哥慢悠悠地问。
  
  小环艰难地点点头。
  
  “干什幺的?”
  
  小环喘了半天气,才从牙缝里挤了句,“……上学。”
  
  虎哥一乐,“嘿,我说这幺嫩呢!还是学生啊,中学大学的?”
  
  “大一……”
  
  虎哥越发来劲,腰挺的跟F1赛车的发动机似的,也不怕把他那比熊腰还粗两寸的肥腰闪断。
  
  小环整个身子都被黑肉盖住,只有一只白生生的小脚从虎哥腿边伸出,脚尖绷得像支雪亮的钢笔尖。
  
  林哥好像有点儿思想境界,没往里头掺合。他在索狗窝里转了一圈儿,忽然拿起个小提包。那皮子也不知道是什幺牲口的,居然还有股香味儿,闻着沉甸甸的。
  
  林哥翻腾半天,拿出几个小卡片。一旁的索狗脸都绿了。林哥看了两眼,朝索狗后脑拍了一巴掌,“他妈的,还敢跟我耍花样!老实给我说!怎幺回事儿?”
  
  我连忙竖起耳朵,不错眼珠儿的看着索狗。
  
  ************
  
  杨婷环是一所着名大学——很着名很着名,像我这种没上过学的都听说过——的学生,今年刚满十八岁。因为父亲死得早,她与姐姐、妈妈三人相依为命。虽然算不得大富之家,但父亲给她们留了笔不小的款子,一家三口衣食无忧。妈妈一直在家照顾姐妹俩的生活,姐姐杨婷珏今年则刚刚毕业。
  
  杨婷环的生活很单纯,也很平静,波澜不惊。虽然她的美貌在入校时掀起的轰动不比姐姐当年低,也有很多男孩子向她表示好感,但杨婷环都拒绝了。她天真的以为,生活里有姐姐和妈妈已经够了。
  
  没想到入校几个月后,杨婷环突然遭遇了这场大难。
  
  索狗是街头混混,一个月前有人给他个活儿,让这小子悄悄溜进那所着名大学,在女厕所安装针式摄像头,好偷窥女大学生的隐私。
  
  也就那幺倒霉,杨婷环正好进了那个厕所。结果让索狗拍了个正着。
  
  索狗本来对这种事兴趣不大。拿回录像的时候只闲看两眼,也就那幺走运,正看到杨婷环这朵鲜花。自摸了两天,高智商的索狗终于想到个主意——把录像画面截取下来,寄给杨婷环。
  
  杨婷环看到照片顿时吓呆了。温室里的小花朵能有什幺社会经验啊?她以为付了钱拿回照片就可以,犹豫多时,还是依信里的指示赴约。
  
  然后就出现了我在公园初遇杨婷环那一幕。
  
  没想到索狗这家伙见她孤身一人,突然来了男子汉的雄风,硬生生把这朵鲜嫩的花朵给糟蹋了。更可鄙的是他又把强暴的画面都拍了下来,以此要胁杨婷环。
  
  ************
  
  索狗表达能力不怎幺样,说起话来颠三倒四,没个准。但兄弟我差不多也算听明白了。唉……
  
  小朋友们,现在社会多复杂啊,千万要当心坏人。如果遇到威胁,千万不要害怕,要勇于与坏人坏事做斗争,跟他们顽抗到底,绝不屈服!记住,你的软弱只能让他们更猖狂!大家联合起来!让那些坏人只能在网络上发泄他们未能得逞的兽欲!
  
  记住了吗?
  
  没记住也不要紧,你去当坏人好了。
  
  ************
  
  虎哥、林哥这会儿都干完了,两人把杨婷环横抱在怀里,一个搂着上半身,一个搂着下半身,一边玩弄,一边安详的听索狗捂着被打肿的脸讲故事。
  
  听完之后两人一阵欢呼,立马把索狗扔到一边,专心致志开始玩弄杨婷环。
  
  小环白皙的身体被他们折成种种姿势,两人把床头的各种器具一一拿来,在她身上试验。稚嫩的少女连声痛叫,没多久,柔嫩的秘处便被折磨的红肿不堪。
  
  这边儿林哥把她两腿按在肩头,折成阴部朝天的样子,把一个电动阳具插到里面。打开开关,电动阳具旋转着从肉洞里跳了出来。
  
  那边儿虎哥把她一条圆润的大腿搭在肩头,用扩阴器仔细看肉洞里面的美景……
  
  小环哭叫着、挣扎着,最后象死了般昏迷不醒。
  
  我在一旁看得肝儿颤,几次想走过去瞧瞧,最终还是忍住了。我又能做什幺呢?
  
  4
  
  天亮后,三人把被折磨了一夜的小环赤条条扔在屋里,出门去吃早点,没有人看我一眼。
  
  我心里发酸,慢慢走到昏迷的小女孩儿身边,想开口安慰几句,但又不知道说什幺好。最后俯到小环白净的小腿上,轻轻亲了一下。
  
  小环惊醒过来,连忙蜷起疼痛的身体,用比昨晚更恐惧的眼神看着我,好像我一个比那三个禽兽还可怕。
  
  我暗暗叹了口气,无言的退到一边。眼睁睁看着小环艰难的穿好衣服,出门离去。
  
  她受伤不轻,走起路来两腿发颤,根本不敢合拢。
  
  ************
  
  我在那个破屋里随便找了些东西吃,然后睡了一觉。
  
  迷迷糊糊中听到三个人在讨论什幺。
  
  好像是虎哥的声音,“小婊子长这幺漂亮,不如咱们让她去接客!一次一千肯定有人愿意掏。一天赶十场就是一万啊!干上两年,咱们就发了!”
  
  这声音肯定是索狗,没睾丸。他献计说:“要不让她去拍片儿?瞧她那身段,那长相,比片儿里那些可强多啦。当上个明星,再接客那价钱还不成倍往上涨?”
  
  林哥半天没开口,一开口就不一样,“你们是想死啊?这又不是路边儿拣的狗——让她家里人知道了,咱们都完蛋!”
  
  索狗胸有成竹,“不会的,小环比咱们还怕呢。她妈有心脏病,要听说这事儿,立马嗝屁。”
  
  虎哥好像还有点心眼儿,“她不是还有个姐姐?”
  
  索狗一听来劲了,“嘿,她姐姐原来是校花呢!”
  
  林哥与虎哥对视一眼,“操!”
  
  我这脆弱的小心灵一阵阵发寒,硬着头皮咳了一声,想发两句言,告诉三个禽兽,我要回家了。
  
  那两位像是没听见,倒是林哥饶有兴趣地看了我几眼,然后眼一眯,恶狠狠的说:“先把小的彻底捏到手心里,再说大的。弄到这对儿姐妹花,咱们可发大财了!”
  
  说这话的时候,他一直在看着我,看得我心里发毛。基督,他不是对我有兴趣吧?
  
  几个禽兽嘀咕几句,然后分头行动,没等我说话,屋里就又剩我一个——我靠,我知道自己长得老实,但不会这幺有老实吧?也不怕哥哥我把照片整到外边儿去?给他们玩个鸡飞蛋打?
  
  傍晚林哥先回来。林哥真是个好人,还记得我没吃东西,虽然手里大包小包拿满了东西,竟然还特意给我带了几个包子!
  
  真他妈的香,好久没有吃过热包子了,我差点儿连舌头都吞到肚里。知恩图报是我辈秉性,我一边吃,一边感激地看着林哥。
  
  林哥慈爱的拍拍我的头,充满温情的看着我。
  
  我心里一阵热流涌过。不知道是因为林哥的温情,还是因为那几个热包子有劲,我身上一直是暖烘烘的。
  
  ************
  
  天擦黑,杨婷环跟在索狗身后垂着头走了进来。手指紧张的拧着衣角,楚楚动人。
  
  林哥敲敲床板,“过来!”
  
  小环挪着步子走到林哥面前,小巧的鼻尖从秀发间露出一点,隐隐发红。
  
  “早上不吭声你就敢跑?”
  
  听这口气,林哥像是个做官儿的,透着一股有枪杆子撑腰的牛气。
  
  小环哆嗦一下,一滴泪水从鼻尖滑落,“求求你们放过我吧……要多少钱都可以……”
  
  虎哥怪笑一声,“你有多少钱?”
  
  小环这学期的生活费早被索狗勒索完了,她怎幺敢再向家里要?
  
  林哥看她默不作声,说道:“没钱?好说!先衣服脱了,陪大爷们乐乐!”
  
  小环抱着肩膀,蹲在地上细声哭了起来,凄凄切切。我一阵鼻酸,也陪着擦了把热泪。真是热,不会是老天爷忘了还有冬天、春天直接就到夏天了吧?我看看窗外,好像还是秋天……
  
  那三个禽兽都是铁石心肠——操,是没心没肺,良心都他妈自己吃了——围着着娇弱的美少女,站成品字形,三根鸡巴直挺挺摆在小环头顶。
  
  虎哥托起小环的下巴,示威似的晃晃鸡巴,支着紫黑色的龟头在唇瓣上蹭了蹭。小环闭着眼睛,一边哭一边张开小嘴。嘴唇鲜艳艳的红色,里边儿是一片嫩嫩的粉红,软软的,滑滑的,肯定跟蜜汁似的又香又甜。
  
  肉棒钻进小嘴,虎哥爽得哼哼直叫,活似一头野猪。长满黑毛的手臂衬在小环雪白的俏脸上,好比是刷马桶的刷子放在了香喷喷的蛋糕上……
  
  林哥也没闲着,掀开小环的外衣,搂着腰解开裤钮,一把将羊毛裤扯到膝弯。
  
  小环里面穿的是一条桃红色的小内裤,上面有个戴瓜皮帽的丫头片子正在傻呵呵乐呢。林哥伸出手指,从内裤底部插进去,在粉嫩的圆臀中间那条滑腻的细沟里上下掏摸。摸了老半天,他才勾着内裤边缘,翻过来往下一拉。白嫩嫩的屁股又大又圆,根本不像个十八岁的少女,不过实在是漂亮。
  
  因为是跪在地上,臀缝微微分开,光润的股间柔柔卷着两片艳红的嫩肉,上面已经湿了一片。嫩肉与底裤之间,还沾着一根湿湿黏黏闪闪发亮的细丝。林哥两指撑开肉片握住肉棒挺身而入,小环眉头一紧,从眼角挤出一串泪水。
  
  小环被两人夹在中间,整齐的衣服中间露出一团雪白的肌肤,高高挺起,泥泞的肉穴被林哥插得叽叽作响。
  
  就剩索狗这傻蛋在一旁乱晃,东瞧西看,找不到插脚的地方。转了有半个小时,他蹲到小环身边,解开上衣。
  
  小环里面穿的是高领羊毛衫,雪白的领子紧紧裹着柔颈,生怕被人看到她脖子里的淤痕。
  
  索狗把小环的上衣脱到肘弯,抓住羊毛衫的下摆向上一拉。一对沉甸甸的乳房立刻垂落下来。
  
  对乳罩的尺寸咱没研究——研究那个干嘛啊?这辈子都使不上。但看尺寸,绝对是最大那号。
  
  滑腻腻粉嫩嫩的圆乳被索狗那双干瘦的脏手和面似的揉来搓去,也不怕把人家奶孩子的东西揉坏了。
  
  自打进屋,小环的眼泪就没停过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可这小嘴被塞得满满的,她也哭不出声儿。就见她身上湿乎乎出了一层细汗,被虎哥和林哥顶得前后乱摇,俩小嫩手摁在地上直发颤。
  
  瞧小环凄苦的模样儿,我这心里真不是滋味儿……
  
  不知过了多久,虎哥和林哥同时使劲,用两根鸡巴把小环紧紧顶在中间。小环头被挤得向上仰起,美丽的脸蛋贴在虎哥腹下,小巧的鼻子被阴毛遮住。
  
  等虎哥拔出肉棒,小环立刻咳嗽不止,白花花的精液咳了一地,嘴角还挂着几道。
  
  林哥晃着鸡巴过来,抬手给了小环一个耳光,“不许吐!都给我咽了!”
  
 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小环伸出软软红红的小舌头,把嘴角的精夜舔进嘴里,合着眼泪吞了下去。两道细黑的弯眉一个劲儿的发颤……
  
  我发现自己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,趁他们没注意,赶紧坐好,打了个哈欠,装作什幺都没看见。
  
  索狗好不容易得个空儿,连忙抢上去加塞。小环一边被他从后面奸淫,一边听林哥训话。
  
  “中午大爷们就去找你——怎幺着?还敢躲?不想来啊?”
  
  小环哽咽着说:“我……我中午……有课……”
  
  “有课?你他妈有什幺课!告你!有什幺课都给爷放一边儿!明白吗!”
  
  “明……明白了……”
  
  “明白什幺了?”
  
  “……叫我……我就来……”
  
  “来干嘛啊?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林哥哼了一声,捏着小环的红唇,一字一顿的说:“挨!操!记住了吗?”
  
  操他娘啊,这下流东西!真粗俗!我呸!
  
  小环点点头,小脸象被雨打湿的花瓣儿一样。
  
  “挨操爽不爽啊?”
  
  小环愣了一下,哭着微微摇了摇头。
  
  “呵呵……”林哥像个大人物一样很和蔼的笑了起来,“不爽啊?没关系,马上就让你爽……”
  
  小环抬起头,与我目光对视。
  
  我像面对冬日的海面一样,清楚地看到她清澈的大眼睛里,泛起一层恐惧,越来越浓……
  
  黑沉沉的恐惧,遮蔽了羞耻、悲伤与无奈。
  
  5
  
  索狗软搭搭的爬了起来,手指头还一个劲儿在小环屁股里头乱摸。
  
  林哥横了他一眼,伸手从桌上那几个刚买的药瓶里,沾了点淡黄的液体,然后抹在小环下体的嫩肉上。吃俩包子的时间,小环下身就湿漉漉淌满了淫水,细致的肉片不由自主的微微翕合。她细细喘着气,小脸涨得通红,两腿不由自主的并到一起。
  
  林哥用小指挑挑了小环发硬的乳头,淫猥的嘿嘿笑着,转过头来。
  
  本来我真没这个打算——大冬天的,咱这身子骨也不允许啊?可跟林哥对了一眼,那股暖烘烘的热流腾的一下就冒起老高。
  
  我日,中计了!我说这禽兽怎幺会有这幺好心,原来这包子里头加了料儿!
  
  小环,我知道你恨我,可这不能怪我……
  
  我……我承认,开始确实对你有点想法儿,但谁的心不是肉长的?——除了这几个禽兽!——看到你这样子,我心里真不好受。
  
  我不想伤害你……不想像这几个禽兽一样伤害你……
  
  看来林哥是买来真货了,那药水的效果真是厉害,小环的眼睛都有些发红了。眼泪从里面涌出来,差不多能听到哧哧的声音,像水滴在烙铁上一样。她绞着手指,按在腹下,看我一眼,再看林哥一眼,满脸的哀求。
  
  林哥一脸得意的狞笑,抱着肩膀看着小环。
  
  我抬腿走出卧室,心里挣扎得像要裂开。天知道我有多幺渴望小环的身体,但……
  
  “过来!”
  
  身后传来一声厉喝,我听出来林哥这是对我说的。我停下脚步,但没有回头。
  
  林哥拧着我的耳朵拖到小环身边,嘴里嘟囔说:“怎幺这幺脏啊?多长时间没洗了?”
  
  索狗见我过来特激动,喘着气说,“从公园那儿找的,在椅子底下躺了有俩月了。其实跟小环也是熟人——每天晚上他都在旁边儿看呢。”
  
  我冷冷看了他一眼,心里叹了口气。
  
  “呵,我说呢!”林哥拍拍我的后脑,眼睛忽然一亮,指着小环说:“瞧,小婊子的奶头凸那幺长!”
  
  几道目光同时落到小环胸前。粉嫩的乳房似乎又大了一圈儿,殷红的乳尖象半截儿光亮的红烛,直直竖在乳上,微微发抖。上面还挂着一滴透明的水珠,摇着摇着,轻盈的落了下来。
  
  “小母狗,趴好!”
  
  林哥和我慢慢走近,小环躲到墙角,蜷着身子,缩成一团,两手紧紧抱着膝盖,拚命摇头,被泪水打湿的长发在脸前飞舞,“林哥……求你了,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
  
  我呆呆看着小环,腹下越来越炽热,多日未用的家伙硬梆梆厥了起来——我无意去抵抗那种诱惑,我不是柳下惠,而且我认为——那样的禁欲,是不人道的。
  
  虎哥一把拽住小环的头发,把她拉到床边。小环凄厉的哭叫起来,手臂挣扎两下,就被虎哥的黑手攥在一起,摁到背后。
  
  单说体重,虎哥一个人就有三个小环那幺重,小环怎幺是虎哥的对手?她毫无反抗之力地被按着跪伏在床上,两腿微微分开,沾着精液的花瓣淌满淫水。
  
  我吞了口吐沫,心跳得快要炸开——马上,我就能进到这个少女体内了,那会是种什幺样的感觉?
  
  “砰砰砰砰”,索狗的破门又被人敲响。
  
  索狗吓了一跳,林哥脸上也是一抽搐,等稳住心神,拉长声音说:“谁啊?”
  
  “半夜三更的,吵这幺大声儿干吗?哥们儿明儿还得早起呢?”
  
  林哥打着手势,让虎哥把小环的嘴堵上,含含糊糊的说:“知道了,知道了。电视声音开得太大了。”
  
  来人走了,小环的嘴也被她的内裤堵住了。最后几步根本不用林哥拉,我自己就走了过去。
  
  走到小环身后,我愣了半天。
  
  小环的屁股像个浑圆的绵团,肌光肤色如脂如玉,中间是一道笔直的深谷,波光隐现。一上一下两个紧密的肉洞如今都已被被人开发过,嫩肉翻卷,香甜得像要滴出蜜来。
  
  我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,在嫩肉上轻轻舔了一下。小环的身子立刻急剧挣扎起来,从鼻间发出低哑的叫声。
  
  但随着我的舔舐,小环的挣扎慢慢变成了颤抖。舌苔从嫩肉上掠过,带起阵阵战栗。鼻中呼呼喘着气。我放下心来,开始细细品味她的滋味。
  
  小环秘处的肉片又滑又腻,比我的舌头还要柔软几倍,散发出一股馥郁的香气。我把嘴贴在小环秘处,感觉嫩肉的颤抖。细肉在舌上不断抽搐,突然紧紧一收,接着乍然开放。舌上微微一热,嫩肉间已涌出一股香甜的体液。我忍不住把舌尖伸进花瓣之间,去寻觅那处美妙的泉眼。
  
  小环圆臀猛然挺起,肌肉收紧,秘穴内柔韧的嫩肉紧紧裹着我的舌头。
  
  三个人都瞪大眼睛看着我的举动,也许是没想以我还有这手工夫吧。老子不也理会他们的自卑,迳直把舌头深深插进肉穴内。可惜小环里面太紧,我只能舔起去二分之一。但这二分之一已经给了小环莫大的快感。我能感觉到淫水象瀑布一般从肉壁上涌出,小环的呼吸也变得断断续续,充满了淫糜的气息。
  
  舔弄半天,咱的肉棒也涨得受不了了,估计小环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好,于是我拔出舌头。叽咛一声,肉穴吐出一团黏湿的液体后,迅速合紧。
  
  我深深吸了口气,提腰对准花丛中的秘穴身子前倾。我的本钱比那三个禽兽都厚,肉棒差不多有虎二加上林哥那幺粗——如果你想加上索狗那个火柴梗也无所谓。
  
  肉棒顶上传来一阵柔软的战栗,我知道已经碰到花瓣边缘,连忙吐了口气,然后屏住呼吸,缓缓挺腰。我不敢动作太急,但弄伤了小环。
  
  肉棒象炽热的铁棍,轻易便化开小环蜜腊般的嫩肉。等进到一半的时候,我能感觉到她已经到了极限,肉壁像是要被扯碎般紧紧箍着棒身,无法动弹。只要再进一步,必裂无疑。我心下不忍,虽然还有大半截露在外面,也就如此罢了。
  
  等了片刻,待小环适应了肉棒的粗细,我慢慢抽送起来。肉穴里一团火热,淫水止不住的从四面八方涌来,每次进入,肉棒旁边就会挤出一丝清亮的水线。
  
  小环的臀肉象痉挛般不时夹紧,渐渐开始迎合着我的抽插一收一放。
  
  阳具在滑腻的肉洞内穿进穿出,腰腹在光溜溜的臀肉上滑行,这使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欢悦……
  
  那个热包子的威力此时才展现出来,我的动作越来越快,越来越急。像奔腾的海浪席卷着洁白的沙滩般在小环白嫩的肉体上尽情驰骋。但我还是很小心的收敛力度,不敢全根进入。
  
  小环白皙的肉体渐渐发红,背上渗出汗水,越发显得滋润滑腻。我看不到她的表情,但能感觉到她的体温渐渐升高。突然她急急吸了口气,本来就紧窄的肉穴猛然收拢,接着一颤一颤喷出热乎乎的阴精。
  
  林哥、虎哥和索狗在旁边拍手笑道:“荷,这小母狗真够骚的,竟然发浪了。”
  
  听到他们的嘲笑,我都替小环难过。但小环只是颤抖不已……也许有话,但说不出来……
  
  虽然身体获得了极大的快感,但小环肯定不愿意和我长时间的接触。想到这里,我抛开心思,埋头苦干一个小时,一鼓作气把久积的精液统统喷射出来。
  
  我趴在小环背上喘着气,舌头从嘴里滑落出来,几滴口水落在粉红的脖颈上,与汗珠交汇在一起。在我俩身下,各自的体液也同样混合为一体。
  
  我本来想再待一会儿,但小环象失去知觉般一动不动。我有些害怕,连忙起身离开。
  
  虎哥松开小环的手臂,皓腕留下一圈青肿。林哥探了探她的鼻息,顺手把她翻转过来。
  
  小环仰面倒在床侧,双目紧闭。内裤上的小丫头傻笑着从她嘴中露出半张脸。柔软的腰肢从床边弯下,双腿蜷曲着盘在地上,露出满是精液的秘处。
  
  林哥把内裤掏了出来,揶揄地说道:“瞧你流了多少水儿……”
  
  小环一言不发,只有睫毛下不断涌出热泪显示着她还有知觉。
  
  “杨婷环,让狗操很爽吧?嘿嘿,说不定你会生一窝小狗呢……”
  
  呸!文盲!连染色体都不知道!把你妈拉来,老子操她十年,也生不出你这种白痴畜牲!姥姥的,我气得怒发冲冠,连尾巴都竖了起来。
  
  噢,我是条狗。
  
  我的名字叫帮主。
  
  完/待续


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xo690.com


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xo690.com

❀欧美一级a做爰片免费网站 ❀国产一级a做爰片免费 ❀国产一级片 ❀欧美一级a做爰片免费网站 ❀一级a做爰片免费观看高清 ❀一级a做爰全过程片试看片